“航空飛鏢-2017”:鹽堿地變國際化空軍靶場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53

  新華社長春8月8日電 題:“航空飛鏢-2017”:從鹽堿地到國際化空軍靶場的逆襲

  新華社記者王作葵、黎云

  戰機實體靶標靜立成行,坦克靶標橫列成陣,位于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的空軍太平川靶場,成為中俄兩國空軍競技的“考場”。

  由俄羅斯國防部發起的國際軍事比賽,今年由中國空軍首次承辦了“航空飛鏢”和“空降排”2個項目,分別在吉林省和湖北省舉行。

  飛鏢凌空,藍天競技,首先要做到“有的放矢”。為迎接“航空飛鏢”對地實彈攻擊和空投比賽階段的到來,中方主辦者在太平川靶場布設了上百個靶標,其中大部分是實體靶標。

  “過去打靶,往往是在地上畫個大白圈,中間畫個十字或者堆個土堆。這樣的靶標雖然能夠考核對地攻擊的精準度,但是解決不了對真正作戰目標的辨識度問題。”北部戰區空軍參謀部訓練處負責人楊晨說。

  對于執行空中搜索、偵察、攻擊任務的飛行員來說,實體靶標與假靶標的反光不同、雷達反射也不同,可以最大程度地接近實戰。

  太平川靶場包含鹽堿地、水泡子、草原、樹林等多種地形地貌,可以呈現實戰中可能遇到的各種戰場環境。不過,對于實體靶標的運送和布設卻是一項嚴峻的考驗。特別是大雨過后,靶場到處是沼澤。前往靶標布設區的道路將近四分之三都要涉水而過,剩下的四分之一則是泥濘和蒿草,就連充當通行工具的裝甲車也要加大馬力才能通過。

  楊晨介紹,這次布設的靶標中,包括不少坦克、裝甲車這樣的“大家伙”。飛機靶標的“身材”雖然不錯,可是腿太細,一不小心就會陷在泥里寸步難行,戰士們用鋼板制作出專用“雪橇”,載著飛機“貼地滑行”。

  進入現場作業的戰士們都背著旗桿和旗子,一旦陷入沼澤既可以作為支撐物自救,又可以標定位置等待救援。夏季的沼澤地蚊蟲遍布,30多攝氏度高溫下,布設靶標的戰士們只能把全身裹得嚴嚴實實,緩步前行。

  “為準確計算比賽成績,靶標周圍還要用白色輪胎標示出直徑30米的圓形外徑,戰士們又發明了‘大圓規’——一名戰士站在圓心拉住15米長繩的一端,另一名戰士拉住另一端駕駛拖拉機畫圓。由于拖拉機時常陷進泥里,畫一個圓有時需要花費近一天的時間。這樣的大圓圈我們畫了近百個。”楊晨說。

  在靶場中央向四周望去,分布在各個靶區的靶標如莊嚴的軍陣整齊排列,井然有序。“每一個靶標的位置都經過精確定位,靶標安置到位后,我們又進行了反復檢查校對。為此有時一天要走6萬多步。”楊晨說。

  參加比賽的俄羅斯空天軍靶場主任扎采平告訴記者:“我今年3月來時這里還是一片荒地,6月卻已布置完畢。中方的工作效率超出想象!”

  太平川靶場還與相關科研部門合作,利用高速攝像機等設備對攻擊流程和彈藥毀傷效果進行評估分析。“現代化、實戰化的靶場不能只是畫圓堆土,需要增加高新技術的含量。”楊晨說。

  空軍航空兵某師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雪松介紹,太平川靶場遠離民航航線、凈空條件好,電磁干擾少,周邊人口密度小、沒有大型工廠和高山峻嶺,運輸和后勤保障相對便利,有望打造成實戰化的合同戰術訓練基地。

  張雪松說,比賽期間,中方場站承擔了為中俄兩國參賽選手提供地面保障的重任,這為今后承辦國際性賽事積累了經驗。

  “為方便俄軍官兵的生活訓練,我們為他們設立了貨幣兌換點,超市、理發店等一系列相關設施,還特意為他們專門定制了加寬加長的大床。”空軍駐雙遼某場站站長畢良濤說。

  他介紹,在餐飲方面,中方對廚師進行了專門的培訓,為俄方參賽人員提供中西合璧的飲食。中餐的炒飯、水餃、餛飩和蔥花餅很合他們的胃口,中醫拔罐、按摩、針灸也深受俄軍官兵的喜愛。

  畢良濤說,靶標布設完畢后中方及時把相關材料提供給俄方,在彈藥保管、飛機停放等方面也給予俄方最優質的保障。“給比賽對手平等的參賽條件,讓他們能以最佳狀態參賽,這不僅僅是中國傳統的熱情好客,也體現了中國空軍的發展和自信。”空軍駐雙遼某場站政委劉小兵說。

猜你喜歡

安徽时时彩结果